热浪中,记者登上舟山鱼山岛,跟着特检人爬上管道——头上是炎炎烈日,脚下是滚烫钢管

来源:省市场监管局    发布日期:2019-08-01    字体:[    ]

如果没有来到舟山鱼山岛,有着23年工龄的“老特检”程茂,可以坐在杭州的办公室里,一边吹着空调,一边审看一摞摞图纸;“80后”许辉庭晚饭后可以带着儿子在楼下散步、踢球;“90后”的鲁显京会一边整理着工作材料,一边看着父母有说有笑地准备全家的晚餐……
  2017年,舟山鱼山岛4000万吨炼油一体化项目正式启动。程茂、许辉庭、鲁显京和其他20多位特检人因此汇聚在一起,成为岛上的建设者之一。他们的任务,就是检测特种设备,为这个重大项目建设保驾护航。
  连续多日,海岛上的最高气温超过36摄氏度,海风吹来,如同热浪一般。为保障特种设备的安全运行与施工,20多位特检人员必须在高温、高压、高空等“特”险环境中,检测各种压力容器、压力管道等特种设备。我们登上小岛,跟随特检员们,体验了一把高温下的“找茬生活”。
  1坐在滚烫的管道上排查焊缝隐患
  
7月23日早上7时30分,我们从舟山市区出发,乘车1小时到达舟山海丰客运码头,又在此转乘轮船,在海上航行40多分钟后,终于抵达鱼山岛。
  浙江省特科院监检所所长程茂已在码头等我们。下了船,换上工作服,办好入岛手续,我们一起乘车前往工作现场。
  岛上塔吊林立,机器轰鸣,几百辆大型装载车来回穿梭,工人们挥汗如雨……尽管我们去过不少大型项目现场,但还是被眼前热闹的施工景象深深震撼。
  位于岱山岛西北灰鳖洋海域的鱼山岛,陆域面积只有20多平方公里,因位置非常偏僻,鲜为人知。两年前,轰轰烈烈的建设打破了小岛的宁静。高峰期,岛上有6万名建设者昼夜开工。
  岛上管线密布,绵延6000公里的压力管道上,遍布着65万个阀门,通过2000多万个焊口,串联起9000多台锅炉和压力容器。这些特种设备都将在高温高压环境下运行,盛装的也是各种易燃易爆的危化品介质、危险性极大,稍有差池就是重大的安全隐患。
  “我们的任务,就是通过专业知识,利用检测设备,在每个施工环节,查出肉眼都看不到的‘瑕疵’,为整个项目的安全运行上一道‘保险’。来这里快两年了,晒黑了至少两个色号。天天往项目工地跑,岛上很多人都认得我。”程茂边走,边向我们介绍着岛上的情况。
  上午9时40分,在程茂的带领下,我们准时到达渣油加氢装置现场。此时太阳已早早释放“能量”,像火球般毒辣辣地蒸烤着大地。虽然温度计显示,此时室外温度为33摄氏度,但海岛湿度大,闷热异常,体感温度很高。我们穿着长衣长裤,戴着安全帽,刚走了没几步,汗水就顺着安全帽的内沿,不停地滴答下来。
  在一台大型反应器下面,我们遇到正在执行检测任务的许辉庭和安智琮。他俩是这个项目的检验负责人,也是彼此的搭档。小许负责对焊缝进行检查,小安是记录员,需在监检手册上详细记录所有数据。今天,他俩要对渣油加氢装置里至少40处焊缝进行抽查。“上午温度稍微低一点,我们得抓紧多检查一些焊缝,排查出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。”小许说。
  我们也套上防护器具,和小许、小安一起,顺着一条直梯爬上管道中部,在半空中开始工作。太阳暴晒下,这些管道的表面温度起码有50多摄氏度,摸起来很烫手。小许熟练地越过铁栏杆,直接坐在管道上,用焊缝铁素体测定仪,来来回回在焊缝位置进行检测。
  “9.5,8.7、7.8……”栏杆这侧的小安则飞快地在本子上记录下一串串数据。虽然不用像小许一样坐在滚烫的钢管上工作,但小安需不断抬头,迎着刺眼阳光,与小许确认数据。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下来,他却腾不出手去擦拭一把。
  十几分钟后,程茂大声向两人喊道:“不到1小时了,你俩抓紧点,11时之前得全部巡完!”收拾好工具,他俩大汗淋漓地从管道上爬下来,快步走向下一处工作区域。烈日下,两个背影逐渐远去。
  2钻进昏暗的球罐内“扫描”每个焊缝
  
“在这里巡检,还算是轻松的。夏天在球罐里检测,才是最辛苦的呢。”从渣油加氢装置现场出来,程茂又把我们带到了压力球罐区。刚下车,我们就傻眼了。这只巨大的球罐有20多米高,相当于一幢10多层的楼房,外面脚手架林立。
  对球罐内部进行检验,只能通过球罐底部一个直径50厘米的小洞进出。“白记者,你们行不行呀?”王诗毅和明垚两位特检人员向我们投来了“同情”的目光。
  我们好不容易爬进球罐内部,但过了好一会儿,才适应内部昏暗的环境。此时球罐内极度闷热,至少有50摄氏度。虽然有吹风机不断往罐内输送空气,但由于洞口太小,而特检员工作的地方又远离洞口,因此,里面的人根本“享受”不到风的吹拂。
  顺着球罐内部的脚手架,王诗毅和明垚一人抱着磁粉检测仪,一人拎着灌满用磁粉调制的磁悬液喷壶,麻利地爬上球罐内部的最高处,顺着焊缝开始进行无损检测。他们得把磁悬液喷到罐体上,通过检查磁粉的聚集状况,来判断焊缝表面是否有缺陷。
  由于罐体温度很高,磁悬液喷到罐体上后,遇热很快就挥发干了。“要想准确判断,就必须集中注意力,在短时间内做出判断。”小诗一边操作一边向我们解释道。也就10多分钟时间,我们已感觉到胸闷心慌,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,于是慢慢顺着脚手架,移到洞口附近,大口喘着气。
  但特检员们的工作还没有结束。半小时后,从罐体刚爬出来的两位小伙子,又转身顺着脚手架,爬上罐体外部的高空。我们跟在他们身后,小心翼翼地沿着脚手架慢慢往上爬,越往高处,双腿忍不住颤抖,更不敢往下看。抬头望去,提着工具箱的他俩却如履平地,在罐体中部的位置停了下来。
  喷水、测量、记录……他们在高温下默契、熟练、一刻不停地用手中的仪器,对罐壁进行TOFD(超声波衍射时差法)检测,为这些焊缝扫描出一张张高清体检“照片”。
  一进一出,他俩全身衣服已被汗水浸透,接过同事递来的矿泉水,大口灌进嘴里,瓶里的水瞬间就见了底。
  3爬上悬空的脚手架进行水压试验
  
中午12时,日头正盛。在岛上食堂吃了盒饭,在简易板房搭建的宿舍里稍事休息,13时,工人们还在午休,我们再次随程茂和特科院工作人员,带着厚厚一摞“片子”去检测公司“审片”,为下午的现场试验做准备。
  原来,特检工作人员在进行检测试验前,需要对现场的设计文件、工艺文件、焊接记录、检测情况等施工资料进行细致周密的审查,并与施工方技术人员、质检人员等进行沟通交流,对施工中的“可疑之处、疑难杂症”提出解决方案。这些“片子”正是通过X光机对焊缝照射后形成的底片。暗室里,两位特检员趴在观片灯前,火眼金睛地检查,不放过任何一处微小的瑕疵。
  下午2时30分,工人们陆续复工。烈日当头,户外温度已达36摄氏度,地表温度更是高达45摄氏度。我们再次跟随程茂和许辉庭、鲁显京,带上工具,开始进行水压试验现场检验。
  “别以为现场监检只是走走看看,挑挑毛病,实际可不比焊缝检查轻松。”程茂告诉我们,与常规的压力容器不同,球罐庞大的体积使水压试验历程更长,程序更复杂。为了检查球罐所有焊缝渗漏情况,检验员需爬上10多米高的脚手架,绕行几圈逐条对焊缝进行检查,并重点检查水压过程中最易发生渗漏的接管角焊缝和法兰密封面。
  为保证球罐安装基础的稳定性与基础沉降均匀性,按标准要求严格控制,在每台球罐水压试验的充水、放水过程中,特检员们得进行多达6个周期共48小时的沉降测量。
  施工现场,管网密布,有些管道之间的位置极为狭窄,猫着腰才能勉强通过。没有经验的我们跟在3位特检员的后面一路小跑,尽管已格外小心,“咣”地一声,还是撞到头顶的一根钢管。要不是戴着安全帽,估计已经眼冒金星了。
  “项目现场状况纷繁复杂,不仅要当心高空坠物,还要小心脚下踩空。”程茂不断提醒我们要注意安全。1个多小时后,穿过层层的管道走廊,我们终于跟着程茂和特检员们走到了主路上。此时,我们的手机计步器显示,已走了21000多步。
  看着气喘吁吁的我们,程茂笑了:“很累吧?如果按照路程来计算,我们只检查了1公里左右长的管网设施。平时,一天走上近两万多步,是工作的常态。”
  稍作休整,他和同事又奔赴下一个工作场地……
  4挤在所长的宿舍里研讨技术难题
  
选择扎根鱼山岛,意味着放弃繁华都市的生活,也意味着和家人的团聚时间少之又少。
  因为工作需要,特检工作需要24小时值班。近两年来,20多位特检员轮流值守在小岛上,平均两周左右才能回一趟杭州,遇到额外任务或台风天气,还会临时延长工作时间。最长的一次,鲁显京整整一个多月没有回家。
  许辉庭的儿子刚满3岁,正是活泼喜人的时候。每天晚饭后,他都会照例打开手机,和妻儿视频一会儿。“孩子一天天长大,我陪伴他的时间很少,有时候真想长一双翅膀,飞回他们身边……”说这话时,他的眼里闪着泪光。
  岛上人员众多,供水供电压力都特别大,经常停水停电。“夏季一天工作下来,身上就像从泥里爬出来一样,回到宿舍最怕停水停电,别说洗澡了,有时就连喝水都是问题。”程茂告诉我们,与两年前他第一次上岛时相比,现在的环境已有了很大的改善,“我们刚来时,岛上荒无人烟,连棵树都没有,到处都是砂石,汽车一过,漫天都是尘土。”
  晚饭过后,岛上暑气渐消,海风捎来阵阵凉意。忙碌了一天的鱼山岛,迎来了一天中最轻松、最惬意的时刻。
  晒了一天的我们感觉有些中暑,头也是晕乎乎的。但躺在床上没几分钟,就听见隔壁程茂的宿舍里又热闹了起来。
  晚上7时30分,10多位特检员们陆续来到程茂的宿舍开会。“管件缺少产品编号”“不锈钢大弯头纵缝存在裂纹”“手工焊铁素体含量偏低”“钼合金钢焊缝热处理后硬度值超出标准要求”……白天检测遇到的各种技术问题,都在此时被一一提出。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现场讨论格外激烈。
  “鱼山岛绿色石化项目是世界级的大工程,意味着会有大量的新材料、新工艺、新技术的应用,同时也会产生大量的新技术问题和挑战。”程茂说,自进驻鱼山岛以来,省特科院特检员们不仅有效解决了大量检测工艺问题,还解决了焊接技术难题和试验难题,向施工方反馈的各类问题多达700多个,形成的文字材料有数百万字,记录下的表卡有好几千份。
  讨论一直持续到晚上9时30分,岛上逐渐归于宁静。程茂提出,带我们到岛上的山顶去吹吹风。站在山顶,一阵阵海浪声袭来,海风带来微咸的气息,抬头仰望,我们看到了漫天星斗。远处,初步建成的区块已是灯火通明,蔚为壮观!
  夜空中,星星闪烁,正如同我们身边的这群特检人一样,默默守护着这片海岛。本报记者 白丽媛 通讯员 周宇